關於部落格
  • 706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忽然有感(笑)

首先,其實自問自已看工口物可能不少,但畫實際上一點也不多,

回想上一年接觸這類題材之前,自已從未主動的畫一張工口圖,

就這樣去接觸這題材本身其實蠻冒險的,但好奇心令我不禁試著畫下去.

說真的,如果你平常看工口漫的感度是2的話,實際畫下去的會是20甚至更多,

那種刺激度可是要用可怕來形容,也許畫的都是自已的喜好,所以在草稿時期,

內心是長期高溫燃燒的!

而當時我本著"要出的話就工口到底,什麼純愛的就別畫H!"

所以我都在畫這些圖時定一些條件以解放自已的恥力.

我畫工口覺得要調節情緒的,平常狀態的話基本上是畫不出好作品的,

是要一路把自已的思維糟糕化,把自已完全進入狀態後才能下筆.

而同時我是需要自我調教自已的恥力才能勝任.

例如我會在公眾場所畫分鏡草稿,在圖書館畫第一階段的草線稿等

畫的時候如果有鏡子的話,應該可以照到我的耳根.......是一點也不紅的(喂)

因為實在會畫稿畫得面紅這種可愛的情況我自已是未遇過的.

我在畫線稿時都是很冷靜的.

但無論在完成一段分鏡草還是草線稿,

我都忍不住發出人格崩壞級的笑容和笑聲(爆)

因為我畫工口並不是為了工口而畫的,

在我心中工口只是多種類型之一,這方面我是一視同仁的.

所以並不存在有所謂恥力不夠畫不下去的情況.

但如果不是糟糕的思維下畫的話感覺是有差的.

所以"恥力不夠畫不下去"這是對我不通用的(苦笑)

待續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